•  

    哭了一场,什么都不想说了。

     

  • 2011-01-18

    失去的记忆

    帆帆从瑞典回来。我们5年前认识的,5年没有见。MSN很少聊起来,时差不对,她也一直跑来跑去。东一句西一句的。

    昨天约一起吃饭。就在公司附近,沿着外滩慢慢走过去。到早了。拍了张照片,虽然在附近工作,但是对这里非常陌生,偶尔中午会出来吃个饭,上下班都是在地下的地铁。

    在一个暗的不能再暗的吃云南菜餐厅。在大堂等。Sam随后到了。后来帆帆的妹妹到了。说帆帆在理发。因为和5年前一样,所以希望有一个不一样的样子出现。

    后来我们吃了很久才到。头发剪的还不错,留了刘海。我说像金海心,把她气死了。不过相见还是很开心的,我喜欢她的一切,她过着我向往但是没有办法过往的生活。

    吃完饭去Sam朋友的家里的酒吧喝酒,就是自己的工作室的酒吧,像朋友的家一样舒服。本来很多事情我都忘记了,比如我和帆帆还有转转等人一起看的演唱会,然后又一次4个人在一张床上睡觉,要翻身的时候大家一起喊预备123翻。本来我很久很久不喝酒,或者喝一点就头晕,但是昨天却喝了还不少,开心不少。她一直要我把小白兔带出来看看,我以为她没有见过。后来记得5年前有次她在金茂,我带小白兔过去的时候她已经抱着香槟桶吐的不省人事。所以她大概不记得小白兔长什么样子了。

    完了我们去吃了骨头火锅。再完了已经凌晨2点,还不太想睡觉。说去看鬼片吧。到她妹妹的朋友家去看。竟然就在我之前唱片公司的门口。半夜三更在唱片公司门口拍了张照片。楼歪掉了。就算塌掉也无所谓了。

    这次打破记录,6个人窝一张床上看了2部恐怖片,本来中途有睡意,但是被一群女的尖叫吵醒。

    我记得帆帆说之前一直很爱看我的博客,我就把已经关闭的开了,写了这一篇。时间过了很久,我苍老了很多,连写的文章都渐渐苍老。

  •  

  • 我们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的录影带,发出阵阵的赞叹声。关掉录影带转身下楼,该吃面的吃面,该打游戏的打游戏。在喝多的时候模仿他跳手淫舞,每次看到有人模仿他浑身就掉一地的鸡皮疙瘩,嗤之以鼻。

    我们都不是善类。你想要达到的世界并没有人会了解,那也只是你的假正经。我们只享受你在舞台上带来的快感,背后却漠不关心的说,哦,真的啊,想不到是这样。

    到底是怎么样,那只是一场我们彼此逢场作戏的闹剧。只不过现在剧终了。看到喜剧剧终我们还心留遗憾,何况是一场悲剧。我们并不是真的难过,我们依旧在作戏。

  • 以前到家里,要经过三道门,一个是楼梯边的防盗门,一个是木门和纱窗门。

    现在,在整栋的小区里,就我们家这栋又给装了一个有密码的绿色的高级可通话的防盗门,说是作为试验,如果效果理想的话全小区都要装。

    本来三道门就已经够不爽了,我们家那么穷,一道已经够了。

    现在装了高级防盗门的后果是,小偷们心想:如果不给点颜色他们看的话,全小区都安装上了,那我们以后工作起来多不方便。于是就开始在安装了防盗门的楼房里疯狂偷东西,造成了-----越安装防盗门被偷的东西越多的现象。

  • 2009-05-22

    厨房笑话

    在厨房做菜的时候发明的:

    小明刚患上了羊癫疯,小明的爸爸患了十年的羊癫疯。猜二个厨房用品。

    生抽和老抽。

  • 我的人生就是在不断的贪小便宜,之后就开始后悔莫及。

    上星期我死皮白赖的找晃悠姐姐要了2张陈绮贞演唱会的票,打算和连一起看。可是连堵在了沪杭高速上,眼看演出就要开始了,我不想错过开场,就冲进去了。后来连来的时候没有票不能进去,我又不能出去,费了很大很大的周折,我们约在五百米开外就开始招手,等一起进去欣赏的时候,就快结束了吧。

    说起来这是我听过最匪夷所思的演唱会,明明是快到八点才开始的,唱到九点半就说结束了,要我们一遍一遍的安可,有那么享受那种感觉吗?果然出来的报道就是陈绮贞上海演唱会返场四次。整个场子是可以坐一万的,虽然人坐满了,但是比较冷,歌曲不high啊,像我这种上了点年纪的人口味是要重一点,没有高音或者没有挑逗的肢体我很难沸腾起来。不过看到前面一对情侣带着旅行头盔来看演唱会,感动的差点哭了。你们好浪漫啊,我肚子饿的低着头在啃豆沙面包喝瓶装奶茶,连在嫌弃我放了一个很臭的屁。

    第二天去逛街准备回家的时候,路过商场看见里面会员买600送300,就兴致勃勃的办了会员卡,硬是买了衣服以后送了张300的卡,必须要在今天花完,还只有一个小时就关门了,我拿着那300块钱的卡上上下下,要么就是买不起要么就是看不上,食之无味弃之可惜,有黄牛上来要买我的卡,说给200块(黄牛无处不在),我没有同意,最后自暴自弃的买了一堆内裤。

    而就在我们出地铁的时候,看到了一女的拿着香甜可口的草莓的篮子,我问多少钱,她说十块一斤,我说太贵了,十块钱三斤还差不多,她说那可以,你要买二十块钱,我心想也太爽快了吧,那么我们就来做这一单生意吧。她拿着小秤帮我秤了起来,她数给我看,一斤二斤三斤四斤五斤六斤,我装模作样的看着,其实一窍不通,拿在手里一提,虽然有点重量,但是好像也没有六斤吧,不过想想算了,就算是五斤也是赚到了啊。结果回家经过菜场一秤,我操你妈的,只有二斤,二斤,也就是说,他妈的还是十元一斤卖给我了。我觉得,这种小便宜以后还是不要贪了,并没有差,但是你的自信白白的被打击了,你就那么傻逼连二斤和六斤都分不出来吗?

  • 2008-12-25

    飞鸟与睡眠

    在我的身体里栖息着无数只鸟。他们给我能量。

    在我快要睡着的一刹那,我听得见他们稀里哗啦的从我的身体里飞走的声音。下一秒我就沉沉的睡着了。

  • 2008-11-27

    感恩节

    到了感恩节这一天,韩梅梅和李磊一起互相感谢。就是What's your name?My name is  Han Meimei的那二个人。

    其实他们是同母异父的兄妹。他们的妈妈后来改嫁了。

    他们就互相感谢:感谢CCTV,感谢MTV,感谢你妈逼把我给生出来!

  • 在得知我也许要失业以后,她乐观的说,没有什么了不起的,我们每天下班回家经过的大马路上那么多人卖菜,我们可以跟他们一样占个地方卖卖菜,而且也不需要买菜了,不管世间如何风云变幻,我们也饿不死了。

    我当下听到这样的安慰,真是哭笑不得。不过后来想想,这也是一项谋生的本事,而且轻松自在,可行性也不是为零。

    但是,这条拥挤的马路上,以前卖菜、卖水产、卖水果、卖花鸟鱼虫、卖针织羊毛衫、卖我可爱的麻辣烫等等突然全部消失了,马路顿时变的又宽大又整洁,被冬日的太阳一晒象烤焦的茄子一样,还停了好几辆城管的车。

    心里是又空又荡,为那些小贩们感到焦急和难过,诅咒那些衣冠禽兽们快点离开这里,我们并不需要整洁的马路。

    而且,我生存的最后一条的后路,也被活生生的给切断了。

    旁白:所谓的开创自己的事业,经商,请问就是卖菜吗?那需要烧个屁的香啊?